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站长资讯 > 互联网

字节跳动吃掉一切

来源: 发布者: admin 时间:2020-06-13 16:03:27 关注:
一、字节跳动在全行业收割高质量的年轻人

每一个创业失败的优秀年轻人,或者在创业公司呆烦了的优秀年轻人,都可以选择去字节跳动,字节跳动在北京、上海、深圳都有坑位,都有可以做业务负责人的坑位。

我来匿名列举一下我的朋友们被字节跳动招安时候的画像:一个年营收做到 2000 万的在线教育 CEO;一个 A 轮左右失败的 C 端产品增长负责人;一个工具类产品 5000 万用户的联合创始人,负责渠道开拓和 BD;一个相册工具类产品 CEO,被收购。

再看看市场上,字节跳动从很早开始用买团队和高薪空降,买到高管和业务负责人,也匿名,保护自己不被喷,一个服务号日历工具团队、一个写文章很厉害的猎头团队、一个饿了么的前 VP、一个车来了的 CEO、一个图虫的 CEO。

再来总结一下,我在圈里圈外,对于头条人的感受,

第一,犀利,互联网行话叫做很 Aggressive,真的超级 A,为了很多细节的事情能够和同事剑拔弩张,而且双方互不退让,这才是真字节跳动人;

第二,数据驱动、增长驱动、普遍对预算没有感觉,对 DAU 有感觉,这是头条强势的流量产品增长文化搞定的;

第三,极度依赖、熟悉头条的中后台、企业文化,各种基础设施和看似慷慨的企业员工福利,让头条人深以为傲,但是也让这一座围城。

头条和头条人,相互吸取对方的价值,头条榨干的是年轻人的时间、创造力和生命力,年轻人的吸取的是头条高额的工资,以及令人愉悦的高密度优秀人才工作氛围。

然而夜深人静的时候,是否会感到一片虚无呢?

那句话说的真的很好,「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我觉得说的好对,打工对于一切有志青年,都是一种蛰伏,为公司贡献价值,被他吸取全部闲暇之外,要为自己未来的创业争取最大程度的空间和价值。

从公司层面来看,和头条抢人真的好难,头条驱动了无数多猎头,挖走好人,特别是能交付结果的业务负责人。

二、字节跳动在中国和全世界挤压和抢夺流量,收割内容和业务

今天和一个群响会员聊天,刚刚创业失败,幸好没有加入头条,去了一家垂直社区。

Keep,这位同学一直在做垂直的内容社区,自从抖音崛起到 1 亿 DAU 的时候,他们内部就预测要关注抖音上面细分内容对垂直社区内容和关系的积累的冲击,后来发现了快手也这么大,团队几乎是绝望的。

不仅是 keep,目力所及最值钱的垂直社区应该是小红书,小红书的短视频业务目前看起来不温不火,不过这不重要,需要被毛老师担心的是,小红书的「发现好物好生活」的心智,种草的心智,是不是仍然稳固。

而且,心智这个词,其实是存在于核心用户心中的,大 DAU 平台对于小 DAU 平台的侵蚀,始于对泛用户、初阶用户的侵蚀,侵蚀之后,核心用户需要的内容大盘和社区氛围也丧失,然后就是心智的慢慢失守,抖音和快手的逻辑也是如此。

要是字节跳动保持增长势头,从长期来看,90 后的下一代,2020 年出生的这一批人,会把字节跳动看作是腾讯的,刷着抖音,不怎么用微信,偶尔用 QQ。

DAU 的核心时长稀释了太多去了抖音,那么,是否可以说是,针对年轻的下一代,大盘就是稳定在头条系了呢?

我这位朋友,向天哀嚎,垂直的出路是什么?全中国用户消费内容的心智被字节跳动占领了,那我们做的 DAU 是啥 DAU。

目前每一个 App 启动到 10 万何其不容易,且不论冷启动成功的几率小,就算冷启动成功,也会被头条系里面期待建功立业正缺项目的饿狼们监测到。

要么就是直接在大 App 上 copy 上这个 feature,如冲顶大会的 HQ 模式,要么就是直接希望用头条的方法论和中后台,直接 copy 一个独立产品。

所幸的头条试出来的产品也就只有 TT 和抖音,其他的都尚未成功,但是这已经很可怕了。

三、字节跳动生态内,最大的赢家是字节跳动,流量主才是生态内最大的流量主。

从源头的流量源头来讲,字节跳动正在成为宇宙最大、分发能力最强、DAU 质量最高的流量主公司,这意味着什么,我们从各方面来探讨一下。

从 C 端产品角度来讲,10 万 DAU 以上肯定需要买量,100 万 DAU 以上肯定需要变现,买量走巨量引擎,变现走穿山甲联盟,要是中间没有啥裂变和新增系数,生态外的独立 App 无非就是流量的二道贩子;

从电商的角度来讲,KA 们的预算需要放在品效合一的洼地,当然会受到阿里每年固定协议充值的限制,中小商家却是不受管控的一波亡命之徒,头条系的流量已经吸引电商的淘宝客、机构达人、品牌方自己,逐利抖音。

电商短暂的红利,是头条自己的开闸放水养鱼,一旦水大鱼大,自然到了收割的时期。

从教育的角度来讲,头条目前精准的信息流算法推荐,已经让大家的获客速度提高,速度提高之后,为了规模的加速,预算自然倾斜,饱和流量需求下的流量主自然会提高竞价的单位获客成本。

就以抖音为例,每一个商业化的功能点被拆分到极致,信息流推广的客户层面有直客,也有代理,有 LA、KA、SMB,功能上有信息流广告和热推。

还可以打包售卖广告流量包,还可以结合整合营销费用 + 流量采购,还可以以各路分公司的名义,针对 KA 售卖好物节冠名,打包抖音旗下的艺人。

这是抖音流量商业化最厉害的地方,无所不用其极地进行商业化的流量开发和客户需求变现。

从流量规则的角度,抖音更是变化飞快,从原来 2018 年给予各类贡献优质内容的 MCN 以幻觉,以商业的荣光但是没有现金,到 2019 年疯狂的抖音淘宝客和团长,再到目前的直播电商,哪一个不是抖音自控的的风向标。

有个朋友说了一个很对的点,和抖音玩流量,等于与虎谋皮。你以为的洼地,本质上,是抖音给你的补贴。

字节跳动正在吃掉一切,她是一个什么都想要的怪兽,从 DAU、时长,到电商平台、各场景的 App 和内容、流量费用和营销费用。

来源:微信公众号 “群响刘老板”(ID:applemanliu641)

顶: 0踩: 0

来源:松松资讯,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

Copyright © 2018 分类目录  点击收藏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